入学纪实

由 boshi 发布

开学纪实

$T-1d$

坐高铁从长沙出发前往北京。

途中没有遇到太多有趣的事情,只是有关学生票的使用遇到了点麻烦。在前一天,根据官方规定,我妈妈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去取了学生票。结果当天在检票进站的时候,没法通过自助闸机。走人工通道时,工作人员又没好气的说要出示学生证,没有就上车补票。都是些什么玩意。

上车最终也没补票。然后就顺利到了北京。

我的姐姐和姐夫在北京西站开车接上了我和我妈妈。然后在随后的一天半,我们往返奔波于各个亲戚朋友同学的饭局之中。如 T-1d 时参加了我爸妈科大同学的聚会,聚会上我被迫喝白酒一大壶。虽然平时看见什么酒都想尝尝,并且觉得还挺过瘾,但是今天喝了这么多酒发现白酒是真心不好喝,喝多了嘴巴又辣又臭。T-3h 时和姐姐姐夫还有姐夫的父母一起吃了北京小吃。这顿饭就比较舒服,喝的是梨汤,吃的是北京特色菜。

$T_0$

报到日。

进入校园,似乎跟几年前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也许十年前的她看上去也和现在没有太大区别。这里每年都要对那些老房子进行改造和装修,但是外部风格始终都被保护起来,没有进行任何改变。所以许许多多的建筑看上去都仿佛是上个世纪的遗产。

校园里面已经搭起了行李寄存的棚子,摆出了志愿者服务站点,运送行李箱的三轮车也开了起来,穿着红衣服的学长学姐也活跃了起来。一路上没有任何分支剧情,径直通过安排好的道路,走到报到的地方,刷脸刷身份证领取了校园卡之类的物品,就来到了寝室。对了,学长非常热情,但是更热情的是推销电话卡的人。

寝室环境还可以,就是有点挤,另外没有独立卫浴,洗澡得去公共浴室(有独立隔间)。我花费了很长时间购买日用品,以及整理自己的桌子。最终的成果终于让我这个强迫症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我的三个室友分别来自宁夏,深圳,陕西。他们中有两个已经是现充了。

$T+1d$

第二天,上午进行了北大的简单介绍以及选课辅导。选课实在是一项困难的问题:你不但需要考虑学分的要求,还需要考虑每一类课的学分是否足够,还需要考虑是否给剩下的7个学期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学习每一类课程,还需要考虑课程时间的分配,还需要考虑课程的难度和老师的水平,还需要考虑选中课的几率是否足够大,还需要考虑在补退选阶段选到自己喜欢的课的概率最高的策略,还需要······

下午没什么事,我就跑到学校外面去找了一个琴房练琴。北大的坑爹之处在于没有公共琴房,仅有的几间琴房只给钢琴社表演队的人使用,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真是坑爹。琴房的价格大概25一个小时,真JB贵。

晚上进行了英语分级考试。试卷全是选择题,勉强可以做完,难度挺大。

$T+2d$

这一天的主要任务是参观校园和体检。

上午跟其他几个寝室组团参观校园,由辅导员学长学姐带队,像模像样地到了一个“景点”就合个影,让事先准备好的同学讲解一番。学姐看上去文文静静,实际上是散打队的。

中午去买了个自行车。罗浩华跟俺一起去的,不过他最后没有买,不过借此机会约到了一个共用琴卡的人。

下午体检,还打了个疫苗,指头长,笔尖粗的针就直接捅你胳膊里去,疼死人了。不过捅完拔出来竟然没流血。

晚上开了迎新会,40个人分到一组(还包括一些医学部的人),每个人都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9点了,去听了军训动员大会,期间选了军训时的班干部。我瞅着没人举手,就在选学习委员的时候举了手。结果吴清月同时举了手,于是两个搞信竞的就很巧的同时当上了学习委员。

T+3d

明天就军训了。赶紧珍惜一下今天的快乐时光。

今天下午开了信科11班的班会,11班俗称图灵班,招牌是图灵奖获得者 John Hopcroft 教授会来亲自授课。实际上图班的老师说,教授老爷子一般只有暑假会过来上课,而且讲的知识对我们来说都比较基础(恐惧!图灵奖内容比较基础!)。图班独占北大的静园5院,与其它5个静园四合院一起呈两列对称分布。房子很小很矮,不过风景不错,内部装修也很精致。

到了班上发现自己突然变小了。周围的人有 周雨扬 ,IOI2020中国国家队队长(男);耿逸然&耿浩然 ,同时考入图班的双胞胎兄弟(男男);占可盈 ,柳州高考状元(女);以及各路信息数学物理竞赛集训队大佬......以信息学竞赛集训队倒数第二的身份来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自己被周围的光照的睁不开眼了。

我们的班主任很能说,极为幽默,而且短短的自我介绍时间就让他把班上的学生记了个遍,还谦称自己记性不好,着实令人恐惧。

晚上骑着车在校园里逛了逛,纪念一下晚上最后的欢乐时间。

$T+4d\to T+16d$

可怕的军训。

军训分为一个军训团,下属5个军训营,每个营下属4个连,每个连下属5个班。我在3营1连5班,简称9连5班。

军训的流程大概是:每天白天训练,晚上坐在操场上看大屏幕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其中在第三天还是第四天的时候,进行了特战连的选拔。听学长说特战连特别有意思,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就参加了选拔。选拔流程是这样的,每个人分别做一分钟的蹲起、仰卧起坐、俯卧撑、高抬腿,分别按1,0.5,1,0.5的权值加权得到总分,按总分排序后取前160个男生和40个女生。照我对自己的了解,我的体能是非常差劲的,所以正常发挥不太可能进入特战连,于是我在测试之前吨吨吨了一杯红牛,测试的时候死命的做,最后做到了230分。本来以为这个分数也就差不多踩线,没想到男生的线才只有196分(女生215分,可能是因为选的人数少,把体特和舞特都选进去了,留给一般人的机会就很少)。把👴累的,当场差点站不起来。最痛苦的是晚上上床和早上下床的时候,一是手脚使不上劲,二是稍微一用劲或者改变姿势就疼的不得了。实际上,后来发现,这波努力不太赚。唯一的好处就是特战连的每个班都是男女生混编。

当然在选拔过程中发生了很多奇葩的事情,比如我们营只进了一个女生(对整整一个营只有一个女的上线了),以及我们班一下子进了12个特战连和2个国旗班,人数一下子减少了差不多一半,队列都没法排了,于是这个班就被就地解散,原成员直接编入同连的其他班。

特战连以外的编制在训练什么呢?天天训练队列。对,十几天都在训练队列动作:稍息立正、转体、敬礼、坐立、齐步走、正步走,没了。所以还是挺无聊的。特战连其实更无聊,天天训练一个科目。比如我所在的班连拳,每天就是连什么狗屎擒敌拳。真的好无聊。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训练外的项目,比如在某一天,整个团拉链12公里去了北方国际靶场打靶,打了4发真枪(也不知道打了几环),以及10发模拟枪(能看到几环,我和乔gh偷偷摸摸打了三遍),我的模拟枪最好成绩是102.2环。打完靶再拉12公里拉回来,然后搭帐篷,准备露营,搭完就生火野炊,然后进行夜间营救人质的模拟任务,然后发现物资不够,没法在帐篷里露营,于是大家就回寝室睡觉了。这一天是真的累。

除了这一天之外,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甚至在倒数第4天,我因为打拳太烂从表演方阵中刷下来了,变成了“光荣的”摇旗手。

感悟良多,其中整个军训过程中我收获到的最大的精神冲击源自于我们的特战连班长(教官)。

他是中国人民警察大学的学生,因为体制改革被分配到了云南一个偏远的边境小镇站岗。小镇离他的老家很远,跟家人联系只能靠每周几天的电话时间,小镇离边境线很近,经常有偷渡和贩毒人员经过。他经历过抱着枪入睡的夜晚;看到过毒贩家人的苦苦哀求;参与过险象环生的追捕行动。然而,在军训中,他替女生背包,还背着那个粉色的包回头邪魅一笑被拍了下来;他跟我们学跳舞,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表演了特别娘的舞蹈;在别的教官总是带领自己的队伍跟其它队伍比试口号声的高低的时候,他告诉我们喊好自己的就行了,别管别的队伍;在分别之后,他还写下了长长的文字回忆这几天的时光,表达对我们的祝福。种种情形让人难以想象此人竟会是和毒贩英勇斗争的战士。

WechatIMG19.jpeg



3 条评论

  1. AC~ · AC~ · 2021-01-02 19:16

    内容加载中...

  2. 三硝基豆腐 · 三硝基豆腐 · 2020-09-17 22:18

    前排提示:博主也是现充

  3. beluga · beluga · 2020-09-04 15:33

    快乐时光消耗64%


发表评论